中国学术期刊网 » 论文 » 政治论文 » 政治相关论文 » “新共享”形态对组织的作用影响分析论文正文

“新共享”形态对组织的作用影响分析

中国学术期刊网【政治相关论文】 编辑:天问 领导科学 2016-05-09“新共享”形态对组织的作用影响分析论文作者:武涛 刘叶婷,原文发表在《领导科学杂志》,经中国学术期刊网小编精心整理,仅供您参考。

【关 键 词】信息技术;“新共享”形态;组织结构;组织领导
【摘 要】正在兴起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极大限度地推进了信息技术在全社会多领域、深层次的创新应用。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引领下,一种以开放、创新、共享为核心价值观,以经济共享、技术共享、资源共享和能力共享为核心要素的“新共享”形态初现雏形。这种“新共享”形态在加速经济社会发展新态势变革的同时,必然会对企业、政府、家庭等不同社会群体及群体结构带来直接和间接的影响,使得组织结构、组织管理、组织领导等要素呈现出新的现象特征和发展趋势,如组织结构的“去实体化”、组织管理的“去结构化”、组织运行的“去中心化”、组织领导的“去权威化”、组织成员的“去忠诚化”。
  【作者简介】武涛(1983— ),男,中共天津市委信息化技术服务中心工程师,研究方向为政府信息化、智慧城市及大数据应用分析;刘叶婷(1983— ),女,天津市信息中心工程师,研究方向为政府信息化、智慧城市及大数据应用分析。
  【中图分类号】F270.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2606(2016)08-0004-03
  
  正在兴起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作为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驱动力,极大限度地推进了信息技术在社会多领域、深层次的创新应用。在这种大变革背景下,一种以开放、创新、共享为核心价值观,以经济共享、技术共享、资源共享和能力共享为核心要素的“新共享”形态初现雏形,并伴随着“新共享”范式的日渐成熟和“新共享”生态圈的不断形成而日臻完善。
  一、“新共享”形态的形成
  (一)“新共享”形态的形成背景
  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快速发展的时代,借助大数据、云计算、智能终端等信息技术手段,以信息经济、共享经济为引擎的经济发展新模式初现端倪,以共享为特征的“信息经济”“粉丝经济”“社群经济”等新型经济发展模式不断兴起。在“2016新经济智库大会”上,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指出,“分享(共享)经济将会深入,预计2020年前后,50%的经济活动都将与分享经济相关系,其他的包括知识、技能、设备甚至生产能力都可以分享”。[转载自中国学术期刊网 http://www.qikanc.com,请保留此标记。]这种“新共享”形态,无论是从形成背景、发展驱动力、构成内容来看,还是从运行机理、共享影响力等方面来看,都有着时代赋予的新特征。
  (二)“新共享”形态的构成要素
  信息时代,“新共享”形态由经济、技术、资源和能力四个关键要素构成。其中,经济共享是背景,技术共享是驱动力,资源共享是基础,能力共享是目标。
  1.经济共享。事实上,共享经济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早在1978年,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费尔逊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斯潘思就提出了共享经济概念,又称分享经济。但是,这种“新共享”形态下的经济共享主要表现出以下特点:①“新共享”形态下的共享经济带有天然技术基因,与互联网概念密切关联;“新共享”形态下的共享经济通过信息技术调动闲置资源,提高资源利 用效率,让要素更加流动,进而重新配置资源、改变分工模式、推动商业经营变革等[1]。②“新共享”形态下的共享经济基于使用权的让渡。当前所谈的分享经济已经远远超出其原本内涵,从最初的企业所有权的让渡、企业或个人物品使用权的分享拓展到所有社会资源重新优化、高效配置的方式,形成一系列充分利用资源的商业模式[2]。基于使用权让渡的新经济模式在未来将会进一步影响所有权、信任和社交等观念。
  2.技术共享。在信息化社会和互联网时代,以开源为特征的信息化技术共享度不断增加,并渗透和广泛应用到各行各业,一方面加速了共享经济的发展,使资源共享、能力共享成为可能;另一方面,在技术共享的驱动下,组织架构、领导力等要素发生了相应变革。如得益于互联网、开源技术及3D打印等新技术的应用,共享的门槛不断降低,以“众”为特征的众筹、众包、众设、众创等组织形态层出不穷,组织的创新活力得到了极大释放,更加灵活的组织模式推动着不同组织进入创新发展的新时代。
  3.资源共享。信息化技术推动下的显性资源和隐资源的共享度在提升。数据信息等看不见的隐形资源共享度的不断提高,成为“新共享”形态的重要内容。在信息技术和信息经济的共同作用下,人们对资源共享的需求越来越迫切,数据、信息、知识等无形资产和资源的共享在未来将成为一种常态。正如罗宾?蔡斯在《众创:共享经济时代的到来》一书中所提到的,“人人共享使我们能使用并重新配置自己已经拥有的工具、技术、想法及人等资源,从而能够解决新出现的问题”。数据信息的加速流通和无缝对接,使数据信息实现价值增值的作用尤为明显,数据要素的投入可以带来较大幅度的非线性增长。
  4.能力共享。①公共能力共享。这里所指的公共能力共享,强调的是政府提供的公共服务能力。在公共服务资源相对有限的情况下,满足公众对公共服务要求的唯一方式就是发挥公共服务系统的全部能力。越来越多的政府部门借助信息化手段提供公众服务,并且这种趋势愈演愈烈,世界各国积极开辟、创新利用网络空间打造在线政府,积极推行基于网络空间的政务工作模式,实施政务主动服务,促进资金流、信息流、服务流向网上迁移,加快普及网上公共服务。②社会能力共享。在“新共享”形态下,每个人都成为价值创造者,并使大规模参与成为可能,社会资源的整合效应更加明显,社会共享能力不断增强,从而创造更大的公共价值。如“新共享”形态的典型行为代表——众筹活动,从最初的经济领域渗透到社会领域,越来越多的线上社会组织发起形式多样的众筹活动,如P2P扶贫、P2P慈善、P2P志愿服务等,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社会组织资金和人力资源不足的问题,并且使整个运作更加公开透明。
  二、“新共享”形态的发展特征
  1.从发展背景来看,信息经济、社群经济等共享经济,是“新共享”形态的社会经济背景。“新共享”是拉动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增长点,李克强在2015年大连夏季达沃斯论坛致辞中指出,“目前全球分享经济呈快速发展态势,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新路子”。共享经济作为信息经济大发展背景下的一种新形态,受到的关注越来越多,甚至很多业内人士为其贴上了“颠覆当代经济革命”的标签。
  2.从发展 驱动力来看,信息化技术成为推动“新共享”的核心驱动力。一是信息技术降低了交易共享成本,信息技术的突飞猛进极大地降低了信息传递、信任建立、物资流动等一直以来困扰传统经济的交易成本,让闲置资源在不同主体间自由流动成为可能。二是信息技术让共享渠道更加实时准确,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使信息的分发与获取更及时、更容易,实现线下资源的中心调度和按需提供服务,使得大规模共享成为可能。
  3.从构成要素来看,未来信息社会是互联共享的。“新共享”强调的是经济共享、技术共享、资源共享和能力共享四大要素共同驱动下的“新共享”生态系统的形成,突出的是不同要素在不同领域间的融合共享。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新共享”形态的四个基本构成要素在内容上有着新的变革,如技术共享强调的是开源技术对社会及组织等带来的变革影响,资源共享新增加了数据资产等的共享。
  4.从运行机理来看,“新共享”形态是一个多要素、多主体共同组成的协同生态系统,它作为一种信息经济和信息技术催生下的新生态系统,网络基础设施、全社会“数字化”进程的加速、“数字居民”的个性化诉求等使其更多地呈现出泛在化、智能化、个性化特征。“新共享”形态演进的核心机理是:基于对旧有模式结构的分解,并在分解基础上实现跨要素、跨领域等方面跨界共享,推动不同主体、不同要素在不同领域间的融合,进而衍生出新的共享形态和共享模式。
  5.从发展绩效来看,“新共享”形态可能带来非线性的爆发式增长。一方面,在“互联网+”时代,随着用户急速攀升和互联网技术的应用,信息技术的增长超越了线性约束,产业呈现出指数级增长的态势。另一方面,从IT时代到DT时代,数据和信息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通过数据、信息和知识的流动共享,加速了劳动、资金及其他原有要素的流动共享,扩展了要素实际投入和生产效率,数据信息成为独立的要素,流动性进一步被释放出来,逐渐代替原有的稀缺资源成为经济活动的核心要素。
  三、“新共享”形态对组织的作用影响
  信息技术驱动下的“新共享”形态更多的是一种自发式共享,这种共享在组织中主要呈现出一种趋同式的“去”特征。这些新特征和新要素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形成一种新的组织运行作用机制,共同推动经济社会朝着智能化、创新协同化的方向发展。
  (一)组织结构的“去实体化”
  在信息社会,社会和组织间的共享互联度不断强化,组织边界、行业边界、群体边界都朝着模糊化发展,“新共享”形态下的组织变得又“软”又“轻”,呈现出柔性化、弱连接、小微化、自组织等特点。一方面,虚拟化社交给实体组织带来巨大冲击。随着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应用的日渐广泛和受众群体范围的不断扩大,共享兴趣爱好、思想观点、信息技术、信息资源等已经成为社交媒体和社交网络能够流行的基础,被称为新的“社交货币”[3],人们基于这些“社交货币”形成了结构更为松散、关系更为人性化、时间更为弹性化的虚拟化社群组织。另一方面,自由职业者的不断增加使得组织“去实体化”成为新趋势。《2015年互联网趋势报告》指出,美国的自由职业者达到5300万,占总劳动力 的34%。这表明在知识经济和互联网经济时代,摆脱正式组织形态、以更加灵活的从业方式参与社会分工成为一种新的趋势,从业者对时间自由、职业尊严等方面的关注度超过了其对组织的依附度,实体化的组织结构对组织成员的吸引力下降。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去实体化”成为越来越多组织创新和发展变革的新方向。
  (二)组织管理的“去结构化”
  组织结构作为组织资源和权力分配的载体,是组织实现战略目标的基本框架和有效工具,在组织中具有重要的基础地位和关键作用。在“新共享”形态下,受信息经济和信息技术的驱动,传统理念下以规范化、专业化、标准化、权力层次、复杂性、集权化、职业化及人员比率等为代表的组织结构维度逐步弱化,组织结构呈现“去结构化”和“去维度化”[4],越来越多的组织结构尝试引入互联网思维和共享开放的理念,建立组织内部的共享生态圈。如在组织架构上打造跨层级、跨部门的网络型组织架构,在人力资源管理方面重构跨边界的人力资源职能体系,在绩效考核中使用更加灵活可扩展的绩效考核指标等。以企业为代表的组织在管理上越来越多地投入这种“去结构化”行动中,大批互联网公司作为“去结构化”趋势的先行者和践行者在企业内部开始推行“去结构化”。如微软的“去微软化”放弃员工分级制,认为任何层级的人将来都可以变成组织运行的中心,都可以变成组织的资源调配中心;海尔通过倡导企业无边界、管理无领导、供应链无尺度、员工自主经营的理念,探索组织运行的“去结构化”;小米科技公司提出的合伙人组织、扁平化管理和“去KPI”驱动以及强调员工自主责任驱动,都是“去结构化”的具体体现[5]。
  (三)组织运行的“去中心化”
  在以信息技术为核心驱动力的“新共享”形态中,社会及不同的组织更多地表现为一个网状分散的分布式生态体系,无论是社会结构还是组织机构,更多地呈现出“去中心化”特征。这种“去中心化”更多地体现为组织话语权的分散共享。社会组织步入“新共享”形态后,共享经济的发展成熟使得组织成员个体在物质资源的可获得上持续改善,信息化技术能力的改善、信息化资源共享度的提高,有助于提升组织成员的自身素质和能力,从而使个体在组织中的话语权不断增加。成员个体分散在组织的各个层面,组织中谁最接近最终用户,谁最接近组织价值最终变现的环节,谁就拥有绝对话语权,谁就可能成为组织的核心。传统组织运行过程中围绕组织资源、领导等形成的中心化模式,正日益被这种以成员个体为核心的分散式运行模式替代。
  (四)组织领导的“去权威化”
  在“新共享”形态下,组织领导模式的权威化将被从根本上打破,并朝着新的互助多维式合作模式方向发展。一方面,随着获取知识的便利性和低成本,认知盈余成为社会个体的常态,打破了传统社会和组织中由于认知缺失所带来的领导权威。在“新共享”形态下,资源、技术、能力等要素共享程度越来越高,员工获取知识的渠道更加多元化、成本更加低廉、速度更加迅捷,这种知识的易得性从根本上打破了领导者凭借信息和知识拥有优势而带来的权威。另一方面,成员个体的角色和身份从单维 向多维转变。在“新共享”形态下,成员个体不再是单纯被动的受权威影响者,在认知盈余的大框架下,成员个体对组织的认识和自身价值的认知越来越个性化。同时,由于处于与用户接触的第一线,其可以成为组织的第一信息源,这些信息源在相互关联后又会自动结成不同的社群,进而集体发声,从而对组织决策、领导模式等产生影响,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影响领导者的权威性。
  (五)组织成员的“去忠诚化”
  互联网体系下,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没有强制性的中心,社群自组织模式逐渐出现。这些社群既可以以实体模式存在,也可以以虚拟模式存在,但其存在的共同点是基于相同的兴趣和喜好,具有高度的自治特性。原来“他组织”内有创新力的成员利用移动互联网纷纷对外建立或加入社群自组织,并利用社群把自己的专业知识对外进行认知传播。在这种新的组织结构模式下,组织成员不再忠诚于组织,而是忠诚于知识,组织中的成员个体以知识为导向自行聚合,并以知识图谱和价值观为索引,知识就成为社群的坐标系。因此,在信息社会“新共享”形态下,会出现大量的个体知识劳动者,这些个体知识劳动者不再依附于任何一个组织,他们依靠的是专业化生存,其所忠诚于职业化,而不再是领导权威。
  四、结束语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把增进人民福祉、促进人的全面发展作为改革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提出了共享发展的新理念。在此背景下,依托信息技术,围绕经济、技术、资源和能力四要素探索构建一个全新的“新共享”发展模式,有助于释放更多红利,如数据、制度、创新等,以此增加社会共享能力;有助于在对社会资源进行全面整合的基础上创造更大的公共价值;有助于让每个人都成为价值创造者并积极参与。在信息化和“互联网+”等模式的引领下,“新共享”形态加速了经济社会发展新态势的形成,催生了新范式的诞生,变革了原有的组织架构,创新了领导力模式。未来,随着“新共享”生态的日趋完善,大到整个社会,小到小微企业,不同的组织机构将通过各个灵活创新的“共享+”形态,汇聚多方资源,实现多赢目标,从而推动组织结构良性循环。
  
  参考文献:
  [1]刘贵浙.共享的经济与社会意义[EB/OL].http://www.ccw.com.cn/article/view/93052.
  [2]故敏.从分享经济中寻找新的增长点[N].中国青年报,2015-09-21.
  [3]王鸿谅.超级社交货币[J].三联生活周刊,2015(14):32-36.
  [4]刘益,陈静,代晖.组织结构:内涵、维度与形式[J].北京印刷学院学报,2015(6):78-80.
  [5]互联网时代人力资源管理的10大新思维[EB/OL].http://www.managershare.com/post/148601.

  作者/武 涛 刘叶婷  
  责任编辑 介明菊
  E-mail:ldkxjmj@163.com
  电 话:0371 - 63919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