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期刊网 » 论文 » 医药学论文 » 临床医学论文 » 2型糖尿病与运动性高血压及胰岛素抵抗的关系论文正文

2型糖尿病与运动性高血压及胰岛素抵抗的关系

中国学术期刊网【临床医学论文】 编辑:天问 第三军医大学学报 2016-11-08
2型糖尿病与运动性高血压及胰岛素抵抗的关系论文作者:巴俊强 高洪蛟 许祥林 蒋成燕 史荣 彭捷 李金蝶,原文发表在《第三军医大学学报杂志》,经中国学术期刊网小编精心整理,仅供您参考。

[关键词] 运动性高血压 2型糖尿病 胰岛素抵抗
[摘要] 目的 探讨运动性高血压(exercise hypertension,EH)与2型糖尿病(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T2DM)及胰岛素抵抗的关系。 方 法 选取2010年8月至2013年7月在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内分泌科门诊和内分泌科住院部初诊的2型糖尿病(T2DM)患者109例作为病例组,匹配年龄、性别后以同期43例健康体检志愿者作为对照组。以Bruce运动方案做次级量症状限制性运动试验,比较分析T2DM患者和对照组运动性高血压的发生率;采用HOMA-IR法评估胰岛素抵抗。应用独立样本t检验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探讨T2DM患者运动性高血压与胰岛素抵抗、糖化血红蛋白、年龄、血脂等的关系。 结果 病例组运动试验前后收缩压变化幅度显著高于对照组,而且运动性高血压的发生率也明显高于对照组,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t检验结果显示,EH组HOMA-IR指数显著高于非EH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3);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HOMA-IR指数进入方程,提示胰岛素抵抗可能是运动性高血压EH发生的危险因素,OR及相应95%置信区间为1.48(1.03~2.12)。 结论 T2DM可增加运动性高血压的发生风险;与无运动性高血压的T2DM患者相比,运动性高血压患者可能具有较高的胰岛素抵抗。 

流行病学研究和临床研究表明,高血压是2型糖尿病(type 2 diabetes mellitus,T2DM)患者大血管病变的主要风险因子[1],因此在T2DM的治疗过程中如能积极有效地预防高血压,则可延缓糖尿病患者大血管病变的发生和降低死亡率。运动性高血压(exercise hypertension,EH)作为高血压病的前期表现已经受到临床上的普遍认同和重视[2]。胰岛素抵抗是2型糖尿病重要的发病环节,胰岛素抵抗与高血压的关系也是近20多年来国内外临床研究和流行病学研究的热点之一。多数研究报道认为胰岛素抵抗与高血压的发生密切相关,是高血压的独立危险因素[3-4]。目前,EH与T2DM以及胰岛素抵抗关系的研究尚少见报道。本研究通过对静息血压正常的T2DM患者运动性高血压发生率及胰岛素抵抗检测,探讨EH与T2DM以及胰岛素抵抗之间的相关性,为T2MD伴发高血压的早期诊断与预防提供科学依据。

1 对象与方法

1.1 研究对象

本研究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后进行。入选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依据WHO制订的糖尿病诊断标准,选取2010年8月至2013年7月在遵义市第一人民医院内分泌科门诊和内分泌科住院部初诊的T2DM患者进行筛查,共计109例入选作为病例组,均为静息血压正常的中年人,无其他慢性病,非孕妇及哺乳期妇女,能够耐受活动平板运动。病例组男性59例、女性50例,年龄(45.33±7.92)岁。健康体检志愿者43例作为对照组,其中男性23例、女性20例,年龄(46.74±6.92)岁。测量身高(m)、体质量(kg),计算体质指数(BMI),BMI=体质量(kg)/身高(m)2。

1.2 研究方法

1.2.1 运动血压检测

采用活动平板运动,以Bruce平板负荷运动试验方案,全程心电监护,运动过程中每级测量运动血压1次,运动终止进行连续血压测量,运动血压检测采用美国Tango检测仪。运动达到目标心率或运动血压达到诊断标准后终止运动。设定EH诊断标准[5]:①运动后收缩压≥200 mmHg;②运动后舒张压≥90 mmHg,或运动后舒张压较运动前增加>10 mmHg;③运动结束后血压恢复比值(运动终止2 min后收缩压/运动终止即刻收缩压)≥0.9。达到3项指标之一即诊断为EH。


1.2.2 胰岛素抵抗(insulin resistance,IR)检测

将运动试验后运动血压达到运动性高血压诊断标准者设为EH组,同时选取观察对象中运动血压正常且与观察组在年龄、性别基本相匹配者设为非EH组。对研究对象空腹血糖(FPG)、胰岛素(FI)、C-肽等进行检查测定,采用稳态模型(homostasis model assessment,HOMA) HOMA-IR法,行胰岛素抵抗(IR)评估。

1.3 统计学处理

研究对象基本资料特征分别应用t检验和χ2检验对计量资料及计数资料进行分析;卡方检验对非EH组与EH组的高血压发生率进行对比。运用多因素Logistic回归模型计算进入方程各变量比值比(odds ratio,OR)和相应95%的置信区间(confidence intervals,CI),评估各因素单独或者联合作用与运动性高血压的相关性。数据处理采用SPSS21.0统计软件,所有分析均为双侧检验,检验水准为α=0.05。

2 结果

2.1 研究对象基本资料

病例组与对照组年龄、体质指数(BMI)、静息收缩压、静息舒张压、目标心率及达标百分率等指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而运动前后收缩压变化幅度在两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0.019)。采用Bruce活动平板方案做次级量症状限制性运动试验结果显示,在109例T2DM患者中,共44例患者被诊断为EH,检出率为40.37%;在43例对照中共检测出EH 3例,检出率为6.98%,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16.09,P<0.01)。结果见表 1。

表 1 2型糖尿病和健康体检志愿者运动性高血压特征情况比较

组别 例数 EH[例(%)] 男性[例(%)] 年龄(岁) BMI(kg/m2) 腰臀比 静息SBP(mmHg) 静息DBP(mmHg)
病例组 109 44(40.37) 59(54.13) 45.33±7.92 24.98±2.87 0.97±0.06 117.54±12.84 76.27±7.47
对照组 43 3(6.98) 23(53.49) 46.74±6.92 24.88±2.80 0.97±0.07 121.19±12.99 75.23±9.48
P值 <0.01 0.943 0.307 0.856 0.911 0.299 0.395
组别 运动前SBP(mmHg) 运动前DBP(mmHg) 运动终末SBP(mmHg) 运动终末DBP>(mmHg) 变化幅度SBP(mmHg) 变化幅度DBP(mmHg) 目标心率(次/min) 达标率(%)
病例组 119.24±11.65 75.27±7.78 150.43±21.56 77.85±12.45 30.00±16.06 6.27±7.68 147.06±10.86 97.4±7.62
对照组 121.52±13.69 73.90±10.05 147.53±20.30 79.79±12.52 23.49±12.75 8.72±8.59 148.08±11.92 96.51±6.46
P值 0.306 0.374 0.450 0.390 0.019 0.088 0.334 0.313
EH:运动性高血压,BMI:体质指数,SBP:收缩压,DBP:舒张压
表选项

2.2 运动性高血压与胰岛素抵抗的关系

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显示,EH组HOMA-IR指数显著高于非EH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13); EH组空腹胰岛素水平略高于非EH组,但未发现统计学差异(P>0.05)。具体见表 2。进一步以分组变量(EH和非EH组)作为因变量,以年龄、BMI、FPG、FI、C-肽、HOMA-IR、HbA1c、血脂指标等作为应变量行多因素Logistic回归分析,结果显示仅有HOMA-IR指数进入方程,EH组发生胰岛素抵抗的风险是非EH组的1.48倍(OR=1.48),相应95%置信区间为95%CI=1.03~2.12,其他变量均未进入方程。见表 3。

表 2 T2DM患者EH组和非EH组患者实验室检查指标比较 (x±s)

组别 例数 FBG (mmol/L) FINS (mIU/L) C-肽 (μg/L) HOMA-IR HbA1c (%) TG (mmol/L)
EH组 44 11.16±4.06 7.87±4.65 1.97±0.68 3.51±1.67 9.69±2.25 3.03±3.85
非EH组 65 10.09±4.67 6.50±4.07 1.74±0.68 2.65±1.67 9.23±2.20 2.73±2.09
P值 0.237 0.130 0.127 0.013 0.336 0.627
组别 CHOL (mmol/L) HDL-C (mmol/L) LDL-C (mmol/L) ApoA1 (g/L) ApoB (g/L) ALP (mg/L) UA (μmol/L)
EH组 5.18±1.36 1.04±0.50 1.97±0.68 3.51±1.67 9.69±2.25 180.57±74.14 296.17±88.62
非EH组 4.97±1.23 6.50±4.07 1.74±0.68 2.65±1.67 9.23±2.20 171.75±52.51 303.78±81.66
P值 0.414 0.317 0.116 0.673 0.095 0.799 0.664
HOMA-IR=FPG(mmol/L)×FINS(mIU/L)/22.5
表选项

表 3 EH和非EH组患者影响因素的Logistic回归分析

影响因素 回归系数 S.E. Waild Sig. OR(95%CI)
HOMA-IR 0.392 0.186 4.45 0.035a 1.48(1.03-2.12)
常量 -1.340 0.579 5.360 0.021
a:P<0.05
表选项

3 讨论

2型糖尿病后期多合并有高血压病,二者的共存加速了糖尿病微血管及大血管病变的发生与发展。如能发现2型糖尿病患者并发高血压的机制,进而通过一定干预延缓高血压病的发生,则可有效延缓T2DM糖尿病慢性并发症的发生,降低死亡率。

运动性高血压是在一定的运动负荷下,出于机体的生理需求,运动过程中或运动结束时,血压超出正常人反应性增高生理范围的现象[6]。目前研究认为,EH发病与血管内皮功能、动脉粥样硬化、糖代谢异常等关系密切,但具体机制尚未完全清楚[7-8]。研究显示,运动性高血压者未来发生高血压或心血管疾病的风险远远高于运动血压正常的人群[9]。国内黄海云[2]针对106例EH患者随访研究显示,7~11年间有69例(65.1%)被确诊为高血压,而在100例非EH患者中仅有6例(6.0%)罹患高血压。
【临床医学论文】图文推荐
【临床医学论文】范文排行
【第三军医大学学报杂志】论文参考
上一篇:术中皮层脑电残余痫样放电与术后癫痫发作的关系 下一篇:8例儿童自发性硬脊膜外血肿临床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