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术期刊网 » 论文 » 管理学论文 » 工商管理论文 » 论组织管理学科的理论形态与创新路径论文正文

论组织管理学科的理论形态与创新路径

中国学术期刊网【工商管理论文】 编辑:天问 管理学报 2016-05-07论组织管理学科的理论形态与创新路径论文作者:章凯 罗文豪 袁颖洁,原文发表在《管理学报杂志》,经中国学术期刊网小编精心整理,仅供您参考。

【关 键 词】组织管理 学科 理论形态 理论建构
【内容提要】在论述成熟学科理论形态的基础上,以组织行为学为例,系统地分析了当前组织管理理论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理论创新的途径与策略建议。研究结果表明,一门成熟的学科通常有多种不同的理论形态,揭示事物本质的理论、揭示概念间关系的理论、揭示事物演变规律的理论以及元理论等抽象程度高的理论形态应该居于更重要的地位,但这些理论形态恰恰是当前组织管理学科比较缺乏的。

【作者单位】: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
【作者简介】章凯(1966-),男,安徽枞阳人,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博士,研究方向为领导理论与组织行为学,北京100872;罗文豪,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北京100872;袁颖洁,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北京100872。
【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70972128,70771107) 中国人民大学重大基础研究计划资助项目(11XNL002)
【分类号】:C936

  核心理论体系的创立是一门学科走向成熟的必经阶段。统一的理论体系能使学科具有持续的生命力,能更好地服务科学的目标——解释、预测相关现象,并指导社会实践,然而,组织与人的复杂性和多样性决定了组织管理理论的发展之路必然是崎岖和曲折的。如果以泰勒《科学管理原理》的发表作为标志,管理学科已历经百年发展(1911-2012)。一个世纪以来,组织研究领域虽然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其理论体系和学科范式依然难言走上了健康的发展轨道。纵览管理学科的百年发展历程,对学科发展具有关键意义的理论不仅屈指可数,还多数是从其他学科搬来的“舶来品”[1]。近20年来,即使在正统的实证主义大本营——美国,管理学科的理论建构进程也招致学科内外诸多学者的批评之声。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组织研究领域在近30年内并没有发展出有突出影响力的理论。目前,广为认可的理论多是20世纪60年代~70年代提出的经典理论,如委托代理理论、社会交换理论等。如此现状难免使人担忧组织管理的学科地位和长久发展。

  可以说,理论建构已经成为组织管理学科亟待解决的发展瓶颈。管理领域的顶级期刊《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分别在1989年和2011年两度设立专刊讨论相关问题。尽管如此,现实状况仍不尽如人意。绝大多数组织研究都是基于小型理论和经验事实进行小模型的关系搭建,一些新理论又往往粗制滥造,不具备长期发展的潜力。在对理论缺乏清晰认识的情况下,急功近利地基于很少的、孤立的研究结果发展理论只会令管理研究陷入另一种怪圈,即为发表论文而“创造”理论的困境。

  组织研究领域应该建构什么样的理论?已经有了什么样的理论?目前缺少什么样的理论?这些都是首先要明确的问题。作为具有科学使命感的学者,需要站在学科发展和管理实践相结合的高度去分析组织管理学科的理论发展,这首先要求应摸清组织研究领域的理论形态,厘清学科理论发展的不足和需求,然后方能更好地探讨理论创新的路径和策略。在长达百年的管理研究发展进程中,并不缺少理论,只是缺少有效的、能够支撑学科不断成长的好理论。如果能够明确组织研究领域需要哪些理论形态,就可以更有针对性地提出本学科理论发展的路径。

  1成熟学科应有的理论形态

  目前,组织研究还没有形成一门成熟的学科,其当前状态与19世纪的电学研究类似。恩格斯[2]曾经这样描述当时的电学研究状况:“在电学中只有一堆陈旧的、不可靠的、既没有最后证实也没有最后推翻的实验所凑成的杂乱的东西,只有许多孤立的学者在黑暗中胡乱的摸索,从事毫无联系的研究与实验,他们像一群游牧民族一样,分散地向未知的领域进攻。的确,在电学领域中,一个像道尔顿的发现那样能够给整个科学创造一个中心并给研究工作打下牢固基础的发现,现在还有待于人们去寻求。”作为组织领域的研究者,需要清醒地认识到当前组织研究的类似状态只是阶段性的,如果一味盲目地追随当前的学科范式,甚至认为管理只具有艺术性,而没有科学性、规律性,那将会阻碍推动该学科走向成熟。这是因为当前组织管理学科的理论体系在认识论与方法论上都是个“发育不良的畸形儿”。

  从认识论分析,笔者发现一门成熟学科的理论发展至少需要有以下5种不同的学科理论形态:

  (1)结构型理论——揭示事物的内在结构该类理论在自然科学中又称结构模型。例如,原子结构模型、分子结构模型、DNA结构模型等。一般说来,结构型理论需要回答两个基本问题:事物构成的要素以及各要素之间的关系。例如,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回答了这两个基本问题:一是人的需求有哪些不同形态?马斯洛认为人有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与爱的需求、尊重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5种不同的基本需求;二是不同需求形态之间形成什么关系?马斯洛认为[3],这5种需求形成由低到高的不同层次,只有低层次需求获得一定程度的满足,高层次需求才会出现等。虽然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有其错误之处,但他在发展需求理论时努力揭示了人类基本需求的不同成分和不同需求之间的关系。

  (2)本质型理论——揭示事物的本质属性结构型理论是在比较具体的层面揭示单个研究对象的结构形态,它们对认识事物的属性和性能具有重要的解释和预测作用。例如,了解水分子结构对理解水作为一种溶剂具有重要作用;认识了人的需求层次对理解和预测管理实践的有效性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如果人类对大千世界万事万物的认识只停留在具体事物的结构与属性层面,不能揭示其本质和进行分类处理,那还只是停留在一个较低的认识层次。人类还需要洞察和揭示事物的本质,阐明有效的概念,并把纷繁复杂的事物依其本质的不同划分为有限的类别进行处理,从而实现以简驭繁,深入地、整体性地认识所研究的对象。事物的本质属性往往只有在特定条件下才能表现出来,这就给研究者认识研究对象的本质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即在复杂的组织管理现象面前,对同一事物或概念的本质的界定往往因人而异,因历史条件而异。一个事物真正的本质是唯一的,建构的理论越接近真实的本质属性,对研究对象就越具有解释和预测能力;理论越远离事物的真实本质,就越会误导人们,甚至误导学科发展。例如,什么是企业?过去人们往往认为企业是一种创造利润的组织,典型的经济学家也很可能做出同样的回答,认为谋求利润最大化是企业的宗旨与使命,然而这一信念往往会导致企业衰败得更快,而不是生存得更好。管理大师德鲁克[4]对企业的本质有了根本不同的洞察,在他看来,只有顾客才能说明企业的本质。他认为,“要知道什么是企业,首先需要知道什么是企业的目的。企业的目的肯定与企业外部密切相关。实际上,既然企业是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那么它就肯定与社会密切相关。由此,对企业的目的只有一种适当的解释,即‘创造消费者’”。德鲁克进一步认为,“因为企业的目的在于创造消费者,所以企业具有两种,也只有这两种基本职能:市场营销和革新。……向社会提供各种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商品和服务。”对企业本质和企业目的的上述理解成为德鲁克新管理理论的重要基础。

  结构型理论回答事物的结构如何,它在比较具体的层次上解释和预测事物的性质和性能。本质型理论则在抽象的层次上揭示事物的本质属性,提取不同事物的差异性,从而可以更科学地对事物进行分类,梳理认识,简化知识网络,并为学科理论的发展提供逻辑基础。由此,发展本质型理论对一个学科的发展至关重要。

  (3)关系型理论——揭示不同事物间的相互关系由于事物之间是普遍联系的,因此,研究事物与事物之间的关系成为科学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组织管理研究中,根据抽象水平的差异,这种理论通常包含两类:①旨在建构概念与概念之间的关系,通常以命题的形式呈现,可称之为概念型关系理论。如GARDNER等[5]研究了魅力型领导者与他们的追随者之间的关系。②表现为变量与变量之间的关系,通常以假设或变量关系模型的形式出现,可称之为变量型关系理论(或变量关系模型)。例如,在组织行为学中,动机和行为之间的关系是一个基础性的话题。这其中,以VROOM[6]为代表的期望理论总体说来得到了大量研究证据的支持。期望理论从目标实现的期望概率和效价两个角度来建构个体的行为与其动机之间的关联,从而更加有助于预测和解释现实组织中员工特定行为的发生。

  (4)演变型理论——揭示事物及事物间关系的演变趋势在具体层面上,无论是单个事物的属性、结构,还是不同事物之间的关系,它们都是随条件变化而变化的。例如,物理学的物态变化理论、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理论、达尔文的生物进化论等都是典型的演变型理论。随着系统动力学的兴起和进入组织研究领域,从动态性和动力学的角度考察组织演变的趋势与特征逐渐成为组织研究的重要科学方法论。鉴于事物动态演化的特点,在组织研究中,在对研究对象进行理论建构时,需要力图把握其动态演进的基本趋势和特征,但目前在组织研究中演变型理论极少。组织行为学关于调节变量的研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种理论取向,但变量问关系强弱在不同条件下的变化不一定呈现出演变的趋势。巴特利特等[7]对传统企业和自我更新企业的管理行为背景差异及其演变条件的案例研究比较好地反映了这种理论取向。他们发现,传统企业存在一种腐蚀性的管理行为背景,其核心特征有4个要素:服从、控制、契约、限制。在一个创新、快速反应、灵活和学习成为竞争优势重要来源的环境中,由这四者构成的管理行为背景就变成了债务包袱而不是资产。他们进一步研究了传统企业向自我更新企业演进的条件和形成的新的管理行为背景,发现这些充满生机与活力的企业的管理行为背景已经演变成新的4个特征:纪律、支持、信任、拓展。

  (5)元理论——审视学科的性质及现有理论形态元理论是一门学科中上述4种理论形态的基础与核心,是一种更抽象和更高级的逻辑形式。一门学科元理论的改变往往带来学科范式和逻辑基础的转变。元理论的出现和体系化也是一门学科走向成熟的关键。元理论中所包含的一些宽泛的概念、对于社会现实本质的认识、概念模式和框架,以及理论指导性往往能够驱动理论家们建构起具体的理论[8]。元理论有助于描述一系列本体论和认识论的原则,从而帮助研究者认清研究对象的本质,并有利于以逻辑一致的方式整合本学科已有的研究观点和成果[9]。在心理学研究中,个体心理模型是典型的元理论;在组织研究中,人性假设属于典型的元理论范畴,研究者对人性的认识不同,对组织和管理的看法就会有根本性差异。组织的性质及其与环境的关系也是元理论的重要方面,将组织看作动态开放系统还是静态封闭系统,也反映了组织研究中元理论的差异。

  在上述5种理论形态中(在组织管理研究中,关系型理论分为两类:概念型和变量型),结构型理论和变量型关系理论处在比较具体的层次,本质型理论、概念型关系理论和演变型理论处在比较抽象的层次,元理论处在最抽象、最高级的层次。元理论一方面能为建构其他几种理论形态提供逻辑基础和方法论基础;另一方面,元理论的形成和完善又需要从有效的结构型理论、本质型理论、关系型理论和演变型理论中吸取营养与证据。在一门成熟的学科中,体现实事求是精神的元理论的形成是突出的标志。同时,本质型理论、概念型关系理论和演变型理论等抽象程度较高的理论形态构成学科理论体系的主体与基本框架,结构型理论和变量型关系理论等具体性较高的理论形态构成学科理论大厦的基石,它们往往离不开上述3种抽象的理论形态的指导;当然,反过来,后两者对本质型理论、概念型关系理论、演变型理论以及元理论等抽象程度较高的理论形态也具有支持、修正和发展的作用。

  2组织管理学科的理论发展现状问题分析:以组织行为学为例

  下面将结合组织行为学理论发展的现状,分析组织管理学科的理论发展状况。总的说来,在上述5种理论形态方面,组织行为学理论存在以下问题,需要在未来发展中重点突破。

  (1)结构型理论大多局限于构成要素的探索,忽视要素间关系的研究虽然在组织行为学理论宝库中不乏完整的结构型理论,它们既探索了构成要素,也提出了要素之间的关系,例如,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和弗洛伊德的人格结构理论等。总的说来,大多数结构型理论都只探索了构成要素,而没有分析不同构成要素之间的关系。例如,变革型领导的研究者只探索了它们有哪些可测量的维度(即要素),基本没有分析这些不同要素之间的关系,甚至认为没有必要研究不同要素之间的关系。目前,出现一种使组织行为学研究走向肤浅的研究发展趋势,越来越多的学者只关心有统计结果支持的理论创新,不再去思考深层次的理论问题。探索性因子分析和验证性因子分析技术普遍应用在概念结构的研究中,这本无可厚非,但如果离开统计支持便不能再深入思考和建构理论,那将是本领域学术共同体的悲哀。

  (2)本质型理论混乱而匮乏虽然在组织行为学研究中,新的概念层出不穷,但在实证研究中,真正超越研究结果的、有深度的理论发展和认识进步却鲜有发生。近些年流行起来的新构念,例如情绪智力、心理资本、本真型领导、目标定向等,没有一个是内涵清晰的准确概念。这一问题很值得本领域学术共同体反思。又如,在领导研究中,领导概念也是不断推陈出新,如变革型领导、交易型领导、伦理道德型领导、基于价值观的领导、情绪领导、家长式领导、授权赋能型领导、诚信领导、愿景领导等,但除了学术游戏变得日益丰富之外,领导理论对领导实践的指导意义并没有因为实证研究论文和新领导概念的激增而增强多少。到底“领导力”的本质与来源是什么?目前在西方主流领导研究文献中,基本不会区分“Leadership Behavior”和“Leader's Behavior”的差别,领导者的行为就是领导行为。如果领导者是独裁者和暴君,那么他的领导风格就是“独裁型领导”。如果连这种最基本的理论问题都混淆不清,何谈发展领导理论。到底领导理论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什么?领导理论发展的逻辑基础是什么?领导力提升的关键环节在哪里?这些基本的理论问题倒是很少有人问津。再如,变革型领导是过去30年受到关注最多的领导研究话题,目前也还是研究热点之一,但至今变革型领导研究也没有发展出一套好的逻辑体系。一个没有逻辑起点而浮在半空中的“理论”虽能飘得很远,受到很多后来者的追捧,但很难真正促进领导理论的发展。

  (3)变量型关系理论研究占主导地位,概念型关系理论发展严重不足在组织研究中,发现管理事实、探求不同变量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回归分析和结构方程模型被普遍应用于变量型关系理论的研究中。当前很多研究仅仅满足于在变量之间搭建相关关系或联系(正向关系或负向关系),而对于支持和解释这一关系的理论探讨则往往出现经验化、肤浅化。事实上,小型理论模型是学科发展的一个较低层次的阶段,只有超越这个阶段,编织起具有同一性的、反映组织世界本来面目的概念关系网络,管理研究才可能走向成熟。然而,概念型关系理论的发展却严重不足。

  (4)对演变型理论建构的重视程度严重不足事物的不同存在状态及其演变的临界条件是人们掌握其发展变化规律的前提。例如,在一个大气压条件下,水在100℃变成水蒸气,在0℃变成冰。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研究均表明,发现事物演变的理想状态对揭示事物演变的趋势具有重要作用。例如,原子在化学变化中总是遵循同一个规律,即通过失去、获取或共享电子达到外层电子饱和状态;马斯洛认为人的需求变化的终极状态在于自我实现,诸如此类,不一而足。只有确定理想状态之后,事物的演化方向和路径才会呈现相对清晰的面貌。对组织管理研究而言,探求人的心理行为变量和组织演变的理想状态也是建构管理学科理论体系的必要路径。确立理想状态之后,可在以下方面进一步探索:①研究对象形成“实然”状态的规律;②研究对象从“实然状态”发展和接近“应然状态”的规律;③研究对象在不同状态之间转变的临界条件。然而,由于在组织研究中探索事物演变趋势受到纵向数据难以获取的制约,演变型理论在组织研究中非常匮乏。

  (5)元理论扭曲畸形,本领域的学者们缺少共同信念由于缺少符合实际的元理论,学科理论发展便缺少有效的逻辑基础和核心,越来越走向概念化、碎片化,难以脱离现有文献桎梏,理论脱离实际的现象日益严重。目前反映简单性、线性、静态性和还原主义的方法论充斥于组织行为学科的基础理论体系中,排斥了本学科本该运用的复杂性、非线性、动态性和整体性的方法论。在研究学科范式时笔者也发现,在组织行为学研究中,存在严重的学科范式问题:范式作为精神工具,学术共同体漠视共同信念的建立;范式作为实用工具,实证方法与实用主义可以说过度盛行。由此形成一种不利于学科发展的研究价值取向:追求论文发表,漠视学科成长;追求规范科学,压制理论创新。这些现象导致的结果就是抑制了不同范式之间的自由竞争,阻碍了新的学科范式的成长与发展,从而严重抑制了元理论的转变。本学科的部分国际一流学术期刊以及研究型大学教师的甄选和晋升制度也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上述问题不仅仅存在于组织行为研究中,在多数组织管理领域也都存在,它们对管理实践和学科发展已经产生了严重的消极影响。在管理实践方面,坏的管理理论在破坏好的管理实践[10];在学科理论发展方面,管理理论丛林在阻碍好的理论幼苗成长壮大。这样的学科理论发展状况与成熟学科的理论状态相距甚远,必将会被改变。

  3组织管理学科的理论创新路径

  从前文的分析中不难看出,组织管理学科的理论发展还处在学科发展的较低级形态:抽象性较高的本质型理论、概念型关系理论、演变型理论发育不良,学科的元理论问题严重,而具体性较高的结构型理论与变量型关系理论也未得到健康发展。比照成熟学科的理论形态,组织管理学科的理论发展表现出“经验化、具体化、静态化”的显著特点和不足,在抽象理论和动态理论的发展上都很不够。这对组织管理学科的持续成长无疑是不利的。如何建构兼具理论严谨性和实践关联性的组织管理理论并推动学科发展,笔者认为以下几点是值得注意的:

  (1)反思学科的基础逻辑,改造学科的元理论组织管理学科现有的逻辑基础并不能很好地胜任它所研究的问题,存在一系列错误的理论信念。例如,管理理论中缺少符合实际的人性假设,主流的组织理论缺少有效的动力学思想等。由此,改变组织管理学科理论体系的顶层设计是极其重要的。例如,当年麦格雷戈[11]正是建构了新的管理学元理论管理的Y理论,重新审视了传统管理的X理论,从而实现了管理理论的创新。

  (2)超越文献空白,加强基于实践的理论建构例如,笔者发现现有领导概念之争同没有处理好领导理论与领导实践的关系有关。领导理论需要回答两个基本问题:①如何领导?这是领导实践问题;②为什么这种领导方式能够产生领导力?这是领导规律问题。一些学者把“领导”界定成活动、行为或过程[12];而另一些学者则把“领导”界定成一种能力[13],其实这两种不同的定义是在回答领导研究上述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对于领导学科的发展来说,虽然解答前者能够为解答后者提供基础,但解答后者比解答前者更加基本和重要,因为不能很好地回答后者,也就不可能真正回答前者;但如果解答后者脱离了前者,领导理论也就成为空中楼阁。这便要求研究者要在理解和掌握管理实践的基础上,首先建立符合实际组织管理现象的基本理论模型,然后再开发新的管理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