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经济  企业  会计  旅游  内部控制  房地产税  房地产  成本  质量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 » 管理学论文 » 基本理论论文 » 创新集群的演化动力及其生成机制研究

创新集群的演化动力及其生成机制研究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3-24 18:58 来源:科学学与科学技术管理 浏览次数:30
关键词:创新集群论文;演化动力;生成机制
摘 要:培育创新集群能够有效支持创新型国家建设,明晰创新集群的演化动力及其生成机制对培育创新集群具有深远影响。本文对已有研究做了回顾,分析其不足。从语义与属性特征着手剖析,提出创新集群的演化动力是以技术创新为导向的市场竞争。以此为基础,对芬兰ICT创新集群的崛起做了案例分析。卖方市场集中、产业地理集聚与技术创新聚集的耦合是创新集群演化动力机制的结构形式。基于上述结论,作者提出培育创新集群首先需要完善市场竞争机制,理顺政府管理职能。

1 创新集群的概念与研究意义
创新集群是简化的国家创新系统[1],作为产业集群的一种高级形式,其出现源于技术创新在特定产业集群富集。借助技术创新推动,产业集群得以以高度集约化、高附加值化模式发展,并赢得绝对竞争优势。产业集群可以促进技术创新,但并不是所有产业集群都必然趋向技术创新。因此,“技术创新”与“产业集群”是“创新集群”概念的基本范畴。在此基础上,可以用函数形式描述创新集群[2]:
(略)
非均衡是“技术创新”与“产业集群”的共同特征。首先,“技术创新”多以“时空聚集”状态存在。熊彼特(J.Schumpeter)对此这样描述:“(技术创新)它们趋于群集,成簇发生……技术创新甚至不是随机地均匀分布于整个经济系统,而是倾向集中于某些部门及其邻近部门[3]”。其次,多个关联产业密集存在于特定地理空间且稳定地占有较多市场份额,是产业集群的必备特征。换言之,产业集群必然具备“市场卖方集中”与“产业地理集聚”的属性。由此可将创新集群的演化视为具有技术创新聚集、卖方市场集中与产业地理集聚这三种属性非均衡存在,且相互耦合、彼此耗散的结果。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临近以及聚集效应在经济发展中的日益突显,技术创新与产业集群研究日益受到学者的关注,熊彼特提出的“技术创新群”思想被N.Rosenberg(1988)、C.DeBression(1989)等学者在理论上继承与发展。由于创新集群理论的研究对象定位于中观层次(产业),它因此可以弥补国家创新系统理论的不足,即国家创新系统理论作为国家发展方向的宏观指导与政策顶层设计工具,其指导作用是战略性的。对于“具体情境下如何有效构建国家创新系统?”等战术问题则少有涉及[4],难以有针对性地给出政策措施以推进建立国家创新系统的宏观目标逐步实现。在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UNCTAD, 1998)、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1999)、国际知识经济与企业发展组织(IKED,2004)等国际组织的倡导下,创新集群逐步由理论迈向政策实践。产业集群在中国经济发展中已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如2003年广东省近1/3的工业总产值[5],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2002年新增工业增加值的22% [6]均由它创造。然而,相当一部分产业集群的产生与发展源于劳动力成本低廉的比较优势,其增长主要来自汗水而非灵感,来自更努力的工作而不是更聪明的工作(Krugman,1999),其发展未摆脱依附性积累(Frank A.G, 1979)模式。针对这一困境,中国政府先后提出建立国家创新体系,建设创新型国家。为实现这一战略目标,引导产业集群升级,培育创新集群以推动部分区域、部分产业率先成功转型就更加刻不容缓。而只有知晓推动演化的原因及其作用的客观规律,因势利导地采取措施,才可能提高培育创新集群政策的效度。
2 研究综述
集聚是创新集群的典型特征,创新集群理论在学理上也是“集聚经济”研究深化发展的产物。因此,从集聚的视角探究是创新集群演化动力研究的主要途径。部分学者认为创新集群演化动力由两种相互排斥的作用力构成,即驱动产业集聚的“向心力”与促使产业分化的“离心力”。“向心力”的来源有集聚外部性(Swann et al,1998)、交易成本(Fujita and Krugman,1995)、规模经济(Fujita and Mori,1997)等;“离心力”则源于趋同性竞争、拥挤效应、技术路径锁定等。集聚状态的出现是向心力强于离心力作用的结果,两者此消彼长变化导致创新集群演化。能够借助边际均衡等新古典主义方法予以定量分析是这一研究维度的理论优势。然而,一方面有限经验归纳存在固有的方法论局限,它只能证明或然性因果关系;另一方面新古典主义亦面临理论范式危机。边际报酬递减规律是新古典主义的一个理论内核,但它在技术创新影响与产业集群状态下出现一定程度的失效,边际均衡分析的效度因此降低。无论在技术创新维度,还是集聚存在形式维度上,都只能得到推动创新集群演化的必要条件,着眼于此并不能必然产生创新集群,这也正是许多“复制硅谷”的尝试失败的原因。有效培育创新集群还需探寻创新集群演化的必然规律,以形成和促进产生演化动力的充要条件作为政策重心。
事实上,“历史的偶然”较之必要条件对创新集群的形成与演化有着更为关键的作用[7]。作为充要条件的因素既需要体现共性,又能够反映个性,“技术创新”与“产业集群”的融合方式与程度在具体环境与历史阶段体现不同特征。分析创新集群多种集聚的耦合关系,对研究其演化的充要条件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由此便形成第三个创新集群演化动力研究维度。对产业地理集聚与卖方市场集中、卖方市场集中与技术创新之间的关联的认识曾受到学者关注,并在对“马歇尔冲突”、“斯密困境”及“两个熊彼特悖论”等三个命题的探讨中得以深化。 “马歇尔冲突[8] ”是马歇尔(A.Marshall,1890)发现的一个理论现象,即自由竞争将导致生产规模扩大,形成规模经济。规模经济推动市场趋向集中,市场高度集中最终将形成垄断妨碍自由竞争。由于“产业地理集聚”是规模经济的主要存在形态之一,因此马歇尔冲突是“产业地理集聚”与“卖方市场集中”互动产生的结果。这种互动作用在斯密的分工论思想中也有所体现,斯蒂格勒(G.J.Stigler,1951)认为“斯密定理”与“斯密理论”之间存在二律背反,即“斯密困境[9]”。假如斯密定理成立,“劳动分工受市场容量的限制,那么大多数产业都应当是垄断结构”,这就否定了斯密理论证明的“完全市场竞争是最有效率的资源配置机制”结论。反之亦然。而产业地理集聚是劳动分工深化的结果,它引起市场容量扩充,并诱生市场结构卖方集中化。卖方市场集中与技术创新的关联则在“两个熊彼特悖论[10]”中凸显。菲利普斯(A.Phillips,1971)发现熊彼特在早年与晚年分别提出了两个相互否定的观点。他早年认为自由市场竞争较之其它竞争形式更能产生创新压力,这种市场结构更有利于推动创新;而晚年则相反,认为市场高度集中比完全竞争的市场结构更有利于创新。
3 创新集群演化的动力
3.1 演化动力的内涵
演化以遗传、变异与选择为基本存在形式[11]。遗传、变异与选择均受外部环境变化的影响,但它们对影响的反应有所不同。遗传与变异只能接受变化,具有被动性。而选择不仅接受外部变化的影响,而且还能引起变化,因此兼具被动性与主动性。遗传与变异产生多样性,为选择创造条件;选择产生确定性,决定事物的变迁方向。多样性的产生速度与变迁方向选择共同驱动事物演化[12]。
动力是事物主动变化的原因,它使得事物产生目的性变化,可控制性与选择性是其区别于其它影响因素的属性特征。首先,动力具有可控制性,它能够根据实现目标的需要决定动力的有无及大小。使事物发生变化的因素有多种,但它们大都无法控制。如雷电损坏电器,但只能预防,无法控制。它因此不能作为电器的动力,只能成为其影响因素;而电器以发电机供电为动力的原因在于它不仅能支持电器运转,而且可以调节与中止,便于控制。可控制性体现认识客观规律与改造世界的能力,受历史发展阶段约束。如人类在19世纪以前对原子运动规律知之甚少,原子能在当时是不可能被控制,因此无法成为动力。而在爱因斯坦提出狭义相对论之后,控制核反应得以实现,此后原子能逐渐成为动力。
其次,动力具有选择性。在可控制的事物变化影响因素中,只有一部分能使事物产生合乎目的的变化。作为一种实现目的的工具,动力必须与目的相一致。因此,实践主体需要选取引起的变化符合目的要求的影响因素作为动力。如船舶运输需要速率稳定,在水域中可以自由选取行驶方向且载重能力强。风力、机械力、气流推动均可成为船舶动力,但在现有技术水平下,只有在机械力驱动下船舶运动才能满足上述需求,运输船舶因此多以机械力为动力。综上所述,选择既是演化的能动构成要素与基本存在形式,又是动力的重要属性特征,动力通过演化方向选择使变化与目的相一致。协同学证明“增长率最高的运动方式决定系统宏观结构[13]”是普遍规律,因此演化以趋向增长率最高的运动方式为目的。而增长率最高的运动方式的产生是“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选择结果。我们据此认为演化的动力是竞争。
3.2 创新集群的演化动力
矛盾是一切运动与发展的源泉,演化作为事物的一种特殊运动过程同样也是矛盾发展的结果,转化与利用矛盾便形成演化动力。创新集群是知识经济的一种生产组织形式,其产生与发展依然是生产关系与生产力发展水平间矛盾的反映。由于生产函数是生产关系的物化形式,具有相对稳定性,它与生产力之间因此会时常出现不适配。化解这一矛盾的有效途径在于及时对生产函数予以创造性破坏,以适应生产力进步的新生产函数替代。生产函数的更替周期决定着创新集群的演化速度,生产函数的变量与结构决定创新集群的演化方向。创新集群演化动力的作用在于促动创新集群适时的主动淘汰与已生产力不适配的生产关系,并选择新的生产关系以替代,其外显形式表现为生产函数的更替。生产函数替换必然引起资源重新配置,新古典主义经济理论与大量经验证明市场竞争是最有效的资源配置方式。生产函数与生产力的适配性及其被生产规模化接受的概率在市场竞争中得到检验,并在此基础上择优选择。简言之,以技术创新为导向的市场竞争是创新集群的演化动力。市场竞争有多种途径,如以资源禀赋为基础、以价格为中心、以商誉为重点等,技术创新也是其中一种。各种途径均以形成竞争优势,扩张市场势力为目标,但依靠技术创新可以形成技术壁垒,从而提高市场准入门槛,带来绝对竞争优势。其它市场竞争方式则多形成比较竞争优势。因此,以技术创新为导向是更为高级的市场竞争形态。创新集群是科技与经济一体化在信息化与知识经济趋势下的形式,在信息化与知识经济的发展背景下,以技术创新为导向的市场竞争对创新集群演化的推动更大。首先,信息化加快了技术创新的扩散,使模仿的滞后性(Imitation lag)弱化,这使得技术创新边际效益递减速度加快,进而导致产品生命周期缩短。维持技术创新垄断利润率最有效的途径是不断深化专业分工,使市场容量扩张速度高于产能增长速度。而市场容量迅速变化加剧了市场的不确定性,适时、恰当地选择替代生产函数对保持市场竞争优势更具决定意义。技术创新导向下的市场竞争所具有的择优选择功能影响也因此更为深远。
其次,知识经济结构下,生产函数更替所产生的边际收益较之工业经济时代更大。在工业经济时代决定生产函数的结构的生产要素是资本,资本存量制约产业对新技术的采纳,决定重构生产函数的能力。如瓦特在改造蒸汽机的过程中曾经因为缺乏资金而长时间中断工作。随着资本积累增多,制约作用逐步减小,新技术转化为新产品的时间周期也逐步缩短。知识经济以高度发展的工业经济为基础,庞大的资本为生产函数优化替代创造了基本前提,使替代的可行性增加。然而,技术进步速率的提高使可选择的替代生产函数也相应增多。在具备重构生产函数能力的条件下,恰当地选择生产函数便更为重要,以技术创新为基础的市场竞争的优化选择能够降低生产函数转换的社会成本。
[ 论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相关论文
征稿推荐
投稿排行
【网站地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