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经济  会计  旅游  企业  内部控制  房地产  房地产税 
当前位置: 首页 » 论文 » 管理学论文 » 基本理论论文 » 公众参与创新的社会网络:创客运动与创客空间

公众参与创新的社会网络:创客运动与创客空间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03-24 18:11 来源:科学学研究 浏览次数:40
关键词: 创客;创客运动论文;创客空间;大众创新;个人制造
摘要: 技术与社会的协同发展催生创新组织形式的不断演变。近年来,信息技术与生产技术进一步融合,重构了传统的制造业和创新活动的边界,正在蓬勃发展的“创客运动”在这个过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基于文献调研、历史分析与参与式观察,本文追溯创客运动发展的历史,对创客运动和创客空间的概念、模式及特征展开初步分析,进而总结了创客空间的创新模式。论文认为,创客运动的发展根植于不断扩展的全球“创客空间”网络,显示出了以开源、大众创新为特征的新型创新模式,成为数字世界真正颠覆实体世界的助推器。本质上,创客运动代表了公众参与创新的新趋向。

作者:徐思彦 李正风 来源:《科学学研究》2014年第201412期

  《外交政策》在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中预言“制造业将重返美国”。在过去二十年,西方发达国家的制造业和工作岗位快速流向发展中国家;而随着机器人技术、人工智能、3D打印等高新科技的崛起,则可能让西方国家重拾制造实力[1]。这种制造业的方向的转变以数字技术与个人制造结合为特征。随着一系列新技术的发明和运用,数字化正在向制造业蔓延。并且,这种数字世界与实体世界结合的趋势带来的生产方式的变革将使制造业的结构发生巨大的变化,或将成为第三次工业革命。《经济学人》杂志在2012年4月发布的以《第三次工业革命》为名的专题中也指出,虽然互联网是人类最大的革命,但它不属于产业革命。只有这个革命渗透到第一、第二产业,才会发生大规模的产业进步[2]。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场正在展开的工业革命背后,一个新兴的群体正开始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这个群体致力于借助网络资源与3D打印等新型生产工具自己制造出有趣独特的科技产品。曾经提出过Web 2.0概念的Dale Dougherty将这个群体称为“创客”(maker)[3]。他们使用数字技术和Web2.0时代的开源方法应用于实体世界,重塑制造业。目前,创客运动在全球,尤其是美国非常火热。2012年,美国政府宣布将在美国学校里引入1000个“创客空间”。今年,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将每年的6月18日定为“国家创客日”。《连线》杂志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在关注到,“创客运动”是让数字世界真正颠覆实体世界的助推器,正在掀起一场“新工业革命”[4]。本质上,创客运动代表了公众参与创新的新趋向,如何认识这种新趋向的缘起、模式和特征,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1 文献综述

  目前,学术界关于创客的研究刚刚起步,现有的研究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种不同的视角。第一种视角是从历史的角度探究影响创客运动的因素,Maxigas分析了反主流文化运动与创客文化之间的关系。Farr将创客运动追溯到始于90年代欧洲的黑客空间;第二个视角是关于创客及DIY(do it yourself)运动的概念性框架分析。Troxler,Moilanen等人使用了美国学者Benkler提出的“大众生产”(common based peer production)[5]的概念将创客运动定义为一种基于“大众生产”的创新模式[6]。Bauwens也从分享经济的角度解释了创客运动的行为模式[7]。第三种视角是对于具体创客空间的田野研究。新加坡国立大学学者Kera长期关注公民科学与创客空间的问题。通过对欧洲创客空间及生物黑客空间的田野研究,Kera认为这些创客空间中的集体改造(collective tinkering)活动是科技领域新涌现出的一种新型公共参与模式。创客空间中的治理模式也为破坏性创新活动提供了新的路径[引。奥地利学者Lindtner通过对上海及深圳创客群体的田野调查,将创客的开源文化与深圳的“山寨文化”做了一系列对比,与上海创客空间新车间的创始人李大维共同将这种源于草根的开放、分享、快速迭代、共同改进的创新模式称为“新山寨”[9]。

  秉承了创客运动开放性的传统,许多关于创客的研究都以公开的网络资源为载体。除了创客空间的维基网站hackerspaces.org之外,不少已有关于创客运动及创客空间理论与概念的研究与讨论均出自于网络同行评议期刊Journal of Peer Production。

  国内对于创客这个现象的学术研究尤为稀缺。笔者长期关注创客运动的发展。在过去的两年中在中美两地参与了二十次以上各种创客相关的活动,包括“创客嘉年华”(make faire)、“创客马拉松”(hackathon)、“arduino工作坊”、创业分享会等。并于2013年暑期于北京创客空间发起了面向儿童的创客主题教育项目“Creatica创意教育”项目,将创客理念应用于教育层面。本研究以对创客活动及创客空间模式的运行的参与式观察为基础,运用文献调研与历史资料分析的方法,以创客运动发生发展为一个基本的分析线索,在此基础上对创客运动的概念、模式与特征做一个初步的探讨。

  2 创客运动的文化基因

  “创客”一词来源于英文“maker”,最早生长于欧美广泛普及的DIY(do it yourself,自己动手做)文化。DIY文化在最基础的层面表现为不依赖专业工匠,通过利用适当工具与材料进行修缮工作,慢慢演变成发挥个人创意的一种风潮。在这种现象背后是一种对所有权的探讨,倡导一种创造文化而非消费文化。随着信息技术、开源软件运动与新型生产工具的发展,DIY活动向科技领域蔓延,爱好者可以利用互联网、3D打印机和各种桌面加工设备将各种创意变为实际产品。2005年创刊的《爱上制作》杂志由美国最大的计算机出版公司O'Reilly Media编辑出版,内容设计电子、机械、工具、户外、家庭、音乐等方面,旨在让人们在现实中也能完成互联网那种快速、方便的产品创造模式。创始人Dale Dougherty将这些爱自己所做的东西,通过创造与分享将想法变为现实的人称为“创客”。

  当代的创客文化既继承了旧有的基于车库文化、黑客文化基础上的发明文化,也在其基础上有了新的变化与发展。从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在车库文化、黑客文化、反主流文化运动中成长起来的硅谷创新文化成为了今天创客运动的文化基因,持续影响着今天的创客,重塑着制造业与硬件领域的新型创新模式。要理解正在形成中的创客文化,不得不追溯硅谷的这段创新历史。

  谈起科技领域的发明和创造,硅谷是人们心中的创造圣地。这个美国加州圣何塞地区128号公路两侧,有着上千家改变了世界科技发展的公司,上演着无数的传奇,成为人们最为津津乐道的一段历史。这些传奇最经常上演的地点,是车库。有人称“车库是硅谷IT业的摇篮”,其中最具代表的是家酿计算机俱乐部(homebrew computer club)[11]。苹果创始人沃兹尼亚克常去家酿计算机俱乐部分享自己的电脑设计,其他人也会分享题目的想法。这么做并没有商业目的,只希望做出一台更好的电脑。沃兹尼亚克说过:“如果没有家酿计算机俱乐部,那就可能不会有苹果电脑了”[11]。如果仔细盘点一下,纵观历史,几乎整个个人电脑产业,是由硅谷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的成员们创造的。现代信息技术一定程度上受到了20世纪60-70年代“车库文化”与“黑客文化”的影响。从Linux系统到安卓系统,从谷歌到亚马逊。现代技术图景中总是充满了开源与类似的替代性生产模式[10]。

  “黑客”一词最早出现于50年代的麻省理工学院,指的是一些喜欢捣鼓计算机编程,并且有风格、有技术含量的人[11]。这批人成立了著名的“铁路模型俱乐部”,从这里走出了包括“人工智能之父”John McCarthy与“自由软件之父”Richard Stallman等世界上最著名的计算机科学家与程序员。互联网的原型ARPAnet也诞生于此。黑客文化的精神内涵渗透到了互联网发展的每个角落。列维将这种文化精神称为“黑客伦理”[11]的黑客文化,以“共享、开放、分散、免费和创造”为核心精神11]。自由软件运动、共同创作原则(creative commons)等一切开放、开源都是黑客文化精神的延续。

  Maxigas[12]还提到了创客运动与硅谷反主流文化运动(counterculture movement)之间的关系。如果说黑客伦理强调了“共享、开放”为核心的个体创造精神,那反主流文化运动中空间与地理的流变关系以及对工具的推崇则从创新环境上影响了当代的创客运动。

  反主流文化与大多数运动不同,它并非贫困经济的产物,20世纪60年代,由于科技发展及社会分工越来越细,而工业自动化、系统化使现代科技居于主导地位,资本主义的物质与政治危机逐渐浮现。战后出生的年轻一代,作为这场运动主体的“嬉皮士”,多数认为自己清晰地认识到了美国现代社会已经病入膏肓。他们试图发起一场运动,建立社会、政治、经济、生态的新秩序。人们不再试图将旧世界改造成新世界,而是开始在旧的世界中开辟小的新世界。嬉皮士们前往乡村,结成公社,渴望过上乌托邦的生活,这些新的空间被建立起来,人们在其中尝试新的生活、工作方式,社会学家将其定义为“第三空间”,打破了资产阶级社会结构中居住与工作空间的二元分割[13]。此时他们急需一份生存指南,《全球概览》杂志就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1968年,这本杂志在美国发行,其副标题为“获取工具的途径”。创始人布兰特在反主流文化运动中构思一种刊物,让读者能够“获取各种物品和各种方式”。内容包含全球系统、书籍、机械装置、房屋、通信到户外用品等方方面面。DIY(do it yourself)爱好者可以在这本杂志上获得形形色色有关制造的工具与方法,来完成自己的创作。在60-70年代,这本杂志无疑是DIY运动的“圣经”。全球概览杂志面向“所有对大规模生产感到沮丧的人”[14]。全球概览的特别之处在于其为非专业的实践者提供了接触工具与信息的途径。并且启发了读者对于“工具”本身的理解,不仅像是完成一项工作,更像是进入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既可以完成任务,也可以把个体变成一个有能力,有创造力的人。

  20世纪的后半段,各种DIY活动获得随着杂志、电视和广播对此类话题的推广而爆发。50年代以后,计算机科学的诞生以及日后互联网的出现进一步让DIY运动增加更多技术含量,DIY也从一种休闲娱乐逐渐演变为更具复杂内涵的一种文化。从另一方面,DIY运动也包含了一种审美上的取向:作为反对机器时代千篇一律的批量化生产而提倡个性化设计,强调对工艺的追求。在这一点上,DIY运动语境中的技术更类似于古希腊词语中“tekhne”,既包含了客观的功能,也包含了主观的需求和情感表达。

  创客作为我们这个时代技术导向的DIY参与者,很大程度上继承了DIY运动与反主流文化中对于技术与发明的态度。然而不同于反主流文化中乌托邦式的技术社区建构,如今的创客运动在教育、文化与商业的广泛语境下探索着新型的实践模式。

  3 从“创客”到“创客空间”

  从文化源流来看,反主流文化运动、黑客伦理以及车库运动在不同程度上都对创客运动的核心精神产生了影响,成为创客运动发展的文化基因。

  新一轮的创客运动根植于正在扩展中的“创客空间”(makerspace)网络。作为创客运动的载体,创客空间被可以被看作是人们能够聚集在一起通过分享知识,共同工作(co-working)来创造新事物的实体实验室。它们都具有实体空间并采用社区化的方式运行(Hackerspace,2010)。

  一个典型的创客空间通常配备有包括3D打印、激光切割、数控机床等新型的生产设备以及各种生产工具,并且广泛采用Arduino单片机等开源硬件平台。Kera认为[8],定义一个创客空间的并不是某种正式的组织结构,而是一系列与开源软件、硬件与数据等要素相关的共享技术、治理过程和价值观。在创客文化中,核心的前提是共享的技术、工具与场所。旧金山创客空间Noisebridge的创始人Mitch Altman认为,“创客空间是人们可以通过黑客行为(hacking)来探索他们热爱的东西,并且能得到社区成员支持的实体空间。黑客行为意味着最大程度上提升自己的能力并且愿意分享[15]。”

  Farr将创客空间的起源追溯到了20世纪90年代的黑客空间(hackerspace)。黑客空间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20世纪90年代初期,一批黑客从线上转移到线下,成立黑客实验室(Hacklabs)。波士顿的L0pht黑客空间于1992年成立,为部分人提供线上线下的基础设施;第二阶段始于90年代中期,黑客空间已经表现出了开放化的特点,以1995年成立于德国的C-base为代表,C-base是最先向民众开放的独立黑客空间。自此黑客空间出现了正式的组织并且找到了独立维持的手段。Farr总结道:这一阶段的黑客空间“证明了黑客们可以完美地公开他们的工作,并且通过演绎黑客伦理(hacker ethic)来取得的政府和公众的认可[16]。”在十年的经验和集体智慧影响下,创客空间发展的第三阶段是黑客伦理对实体空间产生影响。千禧年之后,北美的黑客在德国参加混沌电脑俱乐部(Chaos Communication Camp)时得到启发,将黑客空间的概念带回美国。Noisebridge(2008),NYC Resistor(2007)、HacDC(2007)和等一批创客空间就在那一阶段开始出现。

  而从创客运动本身来看,创客运动迅速发展的阶段在21世纪以后。在多股力量的影响下,创客运动成为一股全球化浪潮并且催生了最近新一波的硬件创业。

  其中一个关键的发展就是DIY内涵的变化。如今,在新工具、社区、开源文化、众筹机制、创客文化的共同合力下,DIY不仅意味着自己动手,也意味着依靠社区与公众的支持,任何人都可以做出能够推向市场的产品的可能性。《爱上制作》杂志在DIY Making内涵扩散过程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为了避免黑客(Hack)一词可能产生的歧义,主编Dougherty提出了Maker与Makerspace的概念取代原有的Hackerspace,同时强调了动手的特征。他在一篇演示文稿中提到,“制造正在变为主流,它被定位成为影响文化、创新和教育的重要角色[17]。”

  在线上虚拟社区与线下的实体社区不断融合的共同作用之下,DIY制作和发明不再是爱好者的单打独斗,全世界的计算机爱好者、工程师、艺术家、设计师、黑客和DIY爱好者们形成了一个松散的全球网络,“制造”本身就成为了一场运动。

  截至2014年5月,全球一共有超过1400个创客空间分布在超过120个国家,通过一个松散的网络互相连接[18]。随着创客运动的不断深入,一些创客项目也已经显示出一些专业化与商业化的特征。从纽约创客空间NYC Resistor中走出的Pebble智能手表以及从Rep Rap开源3D打印机社区中诞生的廉价3D打印机Makerbot成为了这股商业创客涌现的标志。正如反主流文化运动对硅谷软件革命的影响一样,如今的创客文化也在诸多方面重塑硬件的制造与创新。
[ 论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相关论文
征稿推荐
投稿排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收藏本站
Copyright © 中国学术期刊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鄂ICP备11007801号-1 |